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淫侦探柯南之冲野洋子的密室噩梦

淫侦探柯南之冲野洋子的密室噩梦

2016-09-22 07:03 PM作者:成人网,成人网站,gav成人网,mm成人网,成人网址

.
  剛才的演唱會上,那幾個伴舞真是禽獸啊!當時我正在舞台上一邊唱歌,一邊用麥克風的線繩摩擦自己的小穴,
完全陶醉到歌曲的意境裡了,他們四個冷不防就把我給舉了起來。兩個人隔著上衣揉我的乳房,另兩個人把我的大
腿掰開,隔著內褲撫摸我的小穴,還用力把我的小穴掰得開開的。


  我今天穿的可是粉紅色透明的連衣紗裙和小內褲呢!攝影師一定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肯定會給我的乳頭和
小穴來個特寫的。當時我的乳頭肯定是硬硬的了,小豆豆應該也腫得老大的了吧?導演也真是的,有這樣的安排也
不早點跟人說,害得人家當時就高潮了,差點沒能控制住自己的氣息把歌唱完。還好我舞台演出經驗豐富,總算有
驚無險地完成了演出。


  導演啊,下次再有這種安排可不可以早點跟我說啊?或者在綵排的時候預演一下也好,讓我好有個心理準備啊!
弄得我小內褲濕乎乎的,黏在下身怪不舒服的。早知道是這樣,我就不穿內褲了。


  還好那已經是最後一首歌了,不過那幾個伴舞今天也不知道怎麼搞的,似乎荷爾蒙特別過剩,到了後台都不放
過我。你們幾個要溫柔一點啊,我等會還要參加對粉絲代表的答謝午宴呢!還好我天賦異稟,一個躺在地上弄我的
菊花,一個在上面幹我的小穴,一個騎在我身上打奶炮,還有一個把肉棒塞進我的嘴巴,四管齊下,很快就搞定了
他們。我說你們幾個,下回再這麼粗魯的話,看我不讓你們秒射。


  相比起來,那些粉絲代表們就溫柔多了。他們可能也知道我今天比較辛苦,只是在餐前舞蹈表演之後撫慰了我
幾下,弄了些浪水在他們的食物中,然後自己擼出來體貼地塗抹在我的身上。只有幾個象徵性的操弄了一下我的肉
穴,動作很輕柔,禮數相當週全呢!可是就算這樣,還是把我弄得腰酸腿軟的。當明星還真是辛苦,不過看到那些
粉絲對我這麼喜愛,感覺也還是挺不錯的。


  總算下班了,可以回家洗個澡,好好休息一下了。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總是想起明義. 上回在劇組休息室,我
不知怎麼的就睡過去了,居然又夢到他跟我交歡. 等我醒來的時候,下身已經是一片狼藉,乳房上和大腿上有不少
瘀痕,可能是我睡夢中自慰的動作太猛了吧!


  想想高中的時候,他每次操我都是又溫柔又體貼,比現在那些伴舞啊、粉絲啊都能讓我更容易達到高潮。「洋
子,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洋子,我一定會讓你幸福的。」每次一想起這些話,我心裡都是滿滿的感動呢!
可是,他為什麼要跟我分手呢?他現在在做什麼呢?他現在過得還好嗎?真的很想再被他幹啊!想到這裡,我的小
穴又開始流水了。還是算了吧,今天已經很累了。


  回到家裡一打開燈,我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家裡有些東西似乎被人動過了,桌上還擺著幾張我自慰和跟山岸做
愛的照片。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難道有人偷偷來過我家?我家的鑰匙只有山岸有備份,可是以他的人
品,應該不會做出這種事啊!


  「鈴鈴鈴……」電話響了,我趕忙接起來。這個號碼我並沒有對外公佈,一般只有幾個比較親密的朋友才知道
的。這回是誰呢?可千萬不要又是……


  「喂,是沖野洋子吧?」噩夢般沙啞的嗓音再次在我耳邊響起。居然又是那個聲音,似乎是用工具變了聲,打
了好幾次電話過來,每次都盡說些污言穢語.


  「你到底是誰?」


  「我想要操你,想要狠狠地幹你。我想把肉棒塞入你的屄裡、你的菊花,還有小嘴。我想把你捆起來,吊起來,
用皮鞭抽打你的乳頭和小穴。我想在你身上滴蠟,我想親手給你戴上我為你精挑細選的乳環,我想……」


  「你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你是我的粉絲嗎?你想要上我,可以報名參加我的粉絲團啊!雖然作為一個
明星我必須要表現得騷一點,可是有些事情我真的做不到。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請你不要打擾我的生活好不好?」


  「不好。我只知道你就是個千人日萬人騎的騷貨、賤貨、爛貨。嗚嗚嗚……你就是個為了成名而不擇手段、任
何人都可以上的蕩婦. 嗚嗚……你就是個公共汽車,你就是個……」電話那頭的聲音似乎有些失控了,一邊罵居然
還一邊哭了起來。


  我再也聽不下去了:「閉嘴!你給我閉嘴!才不是你說的那樣,不是的……嗚嗚嗚……」


  「洋子,你還好吧?洋子?」一隻大手輕輕地攬住我,溫柔地在我的乳房上撫慰著,讓我稍稍感覺安心了一點
. 那是我的經紀人山岸,多年來和我一起風裡來雨裡去,辛苦打拼、甘苦與共的夥伴。


  我掛了電話,轉身一把抱住他,大聲哭泣起來。


  「山岸,你還在?」


  「我當然在,我一直就在你身邊。自從你和我說起你家裡出了狀況,我就一直在擔心你,所以停好車之後,我
也跟著上來了。可惜,還是來晚了一步。」


  「嗚嗚嗚……我沒事。謝謝你,山岸。」


  「這本來就是我的工作啊!不要擔心,一切都會過去的。」山岸露出溫暖的微笑,小心地安慰著我。


  他的手漸漸加大了力度,手指不住在我的乳尖逗弄著,另一隻手也滑到我的下身,撥開濕潤泥濘的小穴,在凸
起的小豆豆上面擠壓著。剛才在答謝午宴上,我就已經脫下了內褲,赤裸著下身。我知道,他這是在用性的刺激安
慰我,讓我不要太難過.


  「山岸……山岸……」我呢喃著,解開他的襯衣,露出他健壯的胸膛,又解開他的褲鍊,掏出他的肉棒,輕輕
的套弄著。


  「山岸,你說,我是不是不該來當明星的?」


  「傻瓜,為什麼你會這麼說呢?你現在不是很受歡迎嗎?」他擁著我,赤裸的胸膛緊挨著我的乳尖,我也反抱
住他,一邊在他臉上親吻,一邊任由他的肉棒在我的穴口上摩擦。


  「如果我不當這個明星,安心做一個小女人,明義是不是就不會離開我?這一切是不是就不會發生?」淚水還
在不斷地湧出,我感覺到我的身體在顫抖。


  他吻著我臉上的淚痕,一隻手在我的乳房上輕輕揉搓,肉棒也漸漸擠進我的小穴。「藤江先生……」聽到這個
名字,他的身體一僵,臉上露出一絲掙扎的神色,似乎欲言又止:「藤江先生是愛你的,他只是不希望成為你演藝
道路上的障礙. 終有一天,他會回到你的身邊,和你一起快樂的生活。」


  「是真的嗎?」我喃喃地說. 明義真的還愛我嗎?可是那時候,我明明看到他操著那個女孩的時候一臉的幸福,
明明看到他和我分手時那一臉的決絕. 「那到時候,我就息影,和他,還有你,我們一起找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
方,過著簡單快樂的生活,好嗎?」


  「好的,我答應你。」


  淚水再次湧出,我幸福地抱緊山岸,加大了身體的動作,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明義是不是還愛我,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山岸是愛著我的。我已經失去了明義,但至少,還有山岸在我身邊。


  我的大腦漸漸空白,我現在只想要瘋狂的做愛,讓山岸的肉棒在我小穴內用力抽插,填補明義帶給我的空缺。


  (待續)


  (2)


  當我悠悠醒轉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坐在浴缸裡. 山岸正在溫柔地幫我洗去身上的污漬. 我的心情恢復了平
靜,但是想到近來家裡發生的事情,依然難免有些擔心。


  「山岸,現在我該怎麼辦呢?」我享受著他的愛撫,半瞇著眼睛,舒服得一動都不想動。


  是啊,為什麼有人潛進我家?為什麼給我打奇怪的電話?即使我換了電話號碼、換了門鎖,他又會不會在我身
後尾隨我?我會不會有危險?山岸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這些問題我並沒有問出來,但是我知道,山岸明白我的
意思。


  「洋子,你還記得毛利小五郎嗎?」山岸的肉棒在我的菊穴內緩慢地抽插,我知道他是在用包皮的褶皺幫我清
理直腸內的污物。其實我在午宴上光顧著應付那些粉絲了,壓根都沒怎麼吃東西,直腸內現在乾淨得很。


  「你是說毛利先生?那個偵探?咦?偵探?對啊,他是偵探,一定會有辦法幫我的。我們快點去找他吧!」想
到辦法我心情大好,拉著山岸就站起身,將他的肉棒從我肛門內退出來,轉身蹲下去張口含住。


  由於心急想要快些解決問題,我不自覺的用上了一些技巧,很快山岸就在我嘴裡噴發出來,我一點不剩地把他
的精液全部吞咽下去。這時,我的肚子「咕嚕嚕」地響了起來。


  「小傻瓜,」他微笑地看著我,寵溺地揉了揉我的腦袋:「再怎麼心急,飯總是要吃的吧!你中午都沒怎麼吃
東西的。」


  山岸的手藝還是不錯的,雖然只是簡簡單單幾個菜式,卻也色香味俱全。也許是心情變好了的緣故,我胃口大
開. 吃完飯,我披上一件白色的貂皮大衣,和山岸一起驅車前往毛利偵探事務所。


  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已經是太陽西落的時候了。我雀躍著想要立刻上去按門鈴,臨下車的時候,卻又有些躊躇
了:「山岸,你說現在這個點,他們不會正在吃晚飯吧?」


  「嗯,或許吧!現在這個時間正是飯點了。要不,我們過一會兒再上去?」


  「好的,那就等等吧,現在還是不要打擾人家的好。」


  山岸熄了火,擠到副駕駛座來,把我抱在懷裡,將手伸入我的大衣,輕柔地在我身體上遊走,撫慰著我的情緒
. 我們都沒有說話,靜靜地享受著這一刻的溫馨。我察覺到他下身的萌動,他知道我需要什麼,我也知道他需要什
麼. 我脫去大衣,微微起身,轉過來幫他脫去褲子,騎在了他的身上……


  當山岸在我體內再次發射出來之後,太陽已經完全看不到蹤影了,四週的房間裡映射出星星點點的燈火。


  「山岸,現在差不多是時候了吧?」


  「嗯,我們走吧!」


  我打開車門,下車仔細地用嘴幫山岸清理乾淨他的肉棒,接過他遞過來的紙巾,將下身擦拭乾淨,和他一起上
了樓。這時,我心裡突然感覺有些忐忑:毛利先生真能幫到我的忙嗎?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山岸按響了門鈴。


  門開,開門的是一個身材瘦高、面相略有些猥瑣的中年大叔,正是和我們曾有過一面之緣的毛利小五郎先生。
可是,毛利先生為什麼會是這副打扮呢?只見他似乎很匆忙地出來開門,褲子都沒穿好,一根肉棒直挺挺地豎立在
外面。


  看到我,他似乎相當驚訝:「你是……沖野洋子小姐?真的是洋子小姐?」


  話還沒說完,一股濃厚的精液直接射到我身上。「啊,對不起,稍等片刻。」說完一陣風似的衝進一間房間,
「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這人怎麼回事兒?什麼素質啊?我皺了皺眉,不過良好的職業素養讓我並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來。不過,這個人
真的是個偵探?他靠譜嗎?


  很快,電視機中熟悉的音樂傳入我的耳中。這是……我的演唱會?我走進會客廳,裝作不經意地稍稍打量了一
下,赫然發現會客廳中貼了很多我的海報,有穿著性感演出服的,也有赤身裸體的,有在舞台上熱舞的,也有出席
各種發佈會答謝會的,有撫胸的,也有掰穴的。


  看到這一切,我的臉上也不覺一熱。原來如此,毛利先生真的是我的狂熱粉絲啊!上回他說起的時候我還以為
也就是這麼一說呢!想來他剛才是正在看我的演唱會,一邊看一邊自擼,聽到門鈴響下意識來看門,驟然看到是我,
心情一激動才會那樣的吧!想到這裡,剛剛泛起的些微惡感也煙消雲散了。


  不過,剛剛大衣上弄了那麼多精液,斑斑點點的,也沒法穿了。我脫下大衣交給山岸,就這麼赤裸著身子。反
正毛利先生是我的粉絲,這裡也沒有狗仔隊什麼的。


  這時,小房間的門開了。這……這還是剛才那個人嗎?我沒看錯吧?


  我揉了揉眼睛,沒錯,那瘦削的臉龐,那兩撇小鬍子,就是毛利小五郎先生本人。不過此時的他穿上了一套帥
氣得體的西裝,頭髮也梳理得整整齊齊,手中拿著一枝玫瑰花,瀟灑地斜倚在門上。現在的毛利先生哪裡還有一點
剛才猥瑣大叔的樣子?簡直就是一個英俊成熟穩重的大眾情人啊!


  「美麗的小姐,送給你的。」他風度翩翩地走到我身前,彎腰鞠了一躬,雙手遞出玫瑰花。


  「啊……謝謝. 」我被他的熱情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剛才真是有些失禮了,洋子小姐。剛看到你時我真的很吃驚. 你為什麼會到這裡來?你不是應該在演唱會現
場嗎?」


  「毛利先生,那是錄播的啊!」毛利先生這話問得實在是有些外行了。正當我還在思考怎麼回答才算得體的時
候,山岸適時地插嘴了:「啊?錄播?」


  「是啊,絕大部份演唱會要在電視裡播放,都會先錄製好,剪輯之後再播出的。毛利先生你不知道嗎?」


  「是這樣啊?我還真不知道呢!」鬧了這麼一個烏龍,毛利先生的臉騰地一下紅了,撓著自己的臉頰掩飾著尷
尬。


  我不由得掩嘴輕輕一笑。這個大叔還真是可愛呢!


  「對了,你是……」他似乎忙於轉移話題,向山岸問道。


  「啊,忘了自我介紹了。我是沖野洋子小姐的經紀人,我的名字叫做山岸。


  這是我的名片。」


  「原來你就是山岸先生啊!幸會幸會。大家請坐吧!小蘭,來客人了。」


  「來了。」從廚房中走出一名女孩,一隻手托著一個茶盤,上面擺著幾杯茶水,另一隻手牽著一個男孩,淺笑
盈盈地走了出來。


  女孩十六、七歲的樣子,紮著馬尾辮,皮膚白皙瑩潤,赤裸著身子,只穿著一件圍裙。圍裙是白色的,胸前用
紅色的布料圍出一個大大的鏤空的心型,把兩隻本就不小的乳房托起得更加豐滿挺拔,看起來相當青春靚麗。男孩
大概六、七歲的年齡,戴著一副眼鏡,眼神中看來有種和年齡不相稱的成熟和老練,臉上露著陽光的笑容,令人有
些怦然心動。


  當女孩鬆開男孩的手,將茶盤放在茶几上的時候,身體幾不可查地顫抖了幾下,我看到男孩的手放在女孩的身
後,在幹什麼可想而知。


  「兩位請用茶。這是小女毛利蘭,這個是我朋友的小孩柯南,寄住在我們家的。」


  「原來真的是洋子小姐啊!我們都很喜歡你的演出呢!尤其是我爸爸,他可是你的狂熱粉絲呢!」


  「哪裡哪裡. 」毛利先生被女兒說破了心頭的秘密——其實看這房間的佈置就知道已經根本不是什麼秘密了。
似乎為了維持自己的形象,有些矜持地撓著後腦勺呵呵傻笑著。


  「別不承認,剛才看到電視裡的特寫鏡頭,也不知道是誰抱著電視機又啃又舔的……」


  我當然知道她說的「特寫鏡頭」指的是什麼,臉上又是一熱。


  「小蘭,不要亂說話……」毛利先生的臉再次紅了起來,趕忙一手捂著小蘭的嘴,一手在她的乳房上狠狠捏了
兩下,那手足無措的樣子把我們都逗笑了,氣氛愈發活躍起來。


  「兩位今天過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需要解決嗎?」寒暄了一會兒,終於進入正題.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說起這件事,我不由得又有些擔心害怕起來,說著說著,「嗚嗚嗚」地哭了起來。
在山岸時不時的補充下,好不容易才把事情的經過說完整。


  見我哭泣,毛利先生似乎有些慌神,坐到我身邊,在我赤裸的脊背上輕輕撫摸著,「洋子小姐,你放心,這件
事就交給我毛利小五郎吧,我一定會將真相查個水落石出的。」他斬釘截鐵的說,那語氣是那麼堅定,那麼令人安
心。


  「毛利先生,謝謝你。那麼,拜託了。」委託意向已經達成,我的心情也稍稍放鬆下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情,大家都很清楚,作為客戶,用肉體支付訂金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毛利先生揉弄著我的乳房,卻還是躊躇著問了句:「洋子小姐,可以嗎?」


  我看著他的眼睛,眼中滿是渴望。不是那種偵探對客戶肉體的渴望,而是那種粉絲對偶像的戀慕,中間還有一
些安慰和尊重。


  「嗯,拜託了。」我微微點了點頭. 得到我允許的毛利先生放開心思,吻向了我的乳房,大手向我的大腿根部
滑去。我的身體一顫,感覺到另一隻手撫上我的後背。從熟悉的體溫和觸感,我就知道那一定是山岸。他一直都是
那麼細心體貼,這是在幫我消除緊張感。


  「啊……」被毛利先生的大手刺激到敏感部位,我輕輕呻吟了一聲,感覺到自己的下身又開始氾濫起來。


  毛利先生的嘴在我身上遊走著,小鬍子扎在我的身上,弄得我癢癢的,「咯咯咯」直笑。他的手也一直沒有停
歇,在我身上不住地撫摸。山岸的手也在我兩個乳球上時輕時重地按摩著,讓我很是舒服、放鬆。


  我伸手脫下毛利先生的褲子,掏出他的肉棒,慢慢將它引導到我早已泥濘不堪的小穴,側身在沙發上躺了下來。
同時,山岸也「窸窸窣窣」地脫下了褲子,用肉棒在我嘴邊和乳房上挑逗著。


  我向對面的沙發上瞥了一眼,發現柯南正坐在小蘭懷裡,啃著小蘭的乳房,手也在她身上四處亂摸。他們兩個
肯定也憋得很辛苦了,剛才談案情的時候,我就注意到柯南的手被小蘭坐在身下,肯定沒幹好事。


  當毛利先生的肉棒塞進我的小穴的時候,手指在我的乳頭上用力一捏,那種飽脹的充實感和胸口異樣的刺激讓
我不由得呻吟了一聲,可是剛張開的嘴立刻被抓住機會的山岸塞滿了。


  毛利先生的肉棒令我好舒服,雖然抽插得並不是很激烈,可是動作好溫柔,感覺好溫暖呢!還有山岸,一邊在
我嘴裡抽送,還一邊在我肩背上按摩,真的好體貼啊!我說不出話來,只能在心裡細細地品味著這種美妙的感覺.


  毛利先生在我小穴中射了一發之後,還有些意猶未盡,他抱起剛剛吞咽下山岸精液的我,讓我背對著他坐在他
身上,雙手在我胸前揉弄著,肉棒在我的穴口上摩擦了幾下後,緩緩擠進我的後庭。


  這時,山岸卻停止了活動。我順著他的眼神看過去,原來對面小蘭還是穿著那身圍裙,正用她那連我都要羡慕
的乳房擠壓著柯南的肉棒,兩隻手還在自己的乳頭上捏弄,雙腿大張,一條腿還搭在沙發靠背上,小穴一張一合的,
浪水不住流淌,小豆豆也凸起得很明顯. 那個小鬼看起來也是一個調情高手呢,這還沒插進去就把小姑娘弄得這麼
浪了,等會有沒有機會試試他的肉棒呢?


  明白了山岸的意思,我回頭看了一眼毛利先生,用眼神徵詢他的意見,他點點頭. 「山岸,去吧!」我給了山
岸一個鼓勵的笑容,他朝小蘭那邊走去。


  我沒有再理會他們,閉上眼睛享受起毛利先生的愛撫。也不知過了多久,我突然感到一隻小手在我乳房上揉弄,
那隻手很柔軟、很嫩滑,絕對不是毛利先生的,更加不可能是山岸的。


  我睜開眼睛,卻發現原來是小蘭. 只見她半伏著身子,身後被山岸操幹著,一隻手在我的乳房上好奇地揉捏,
另一隻手卻牽著柯南的小肉棒。沒錯,就是牽著。小柯南在我面前似乎還有些害羞,有點手足無措的感覺. 小蘭的
圍裙已經脫下,渾身皮膚都泛著一種青春健康的光澤。


  「洋子小姐,你的乳房真好看呢!」小蘭舔了我的乳頭一下:「乳頭都是粉嫩的顏色,好可愛啊!我聽說很多
演員在演出時,乳頭還有小穴都要化了妝才能上場的,可是洋子小姐完全沒有化過妝的痕跡呢!」


  「是啊,我在這方面一直都很注意的。演唱會時因為燈光的緣故,還需要化一下妝,可是拍電影或電視劇的時
候,我的乳頭還有小穴可是從來都不需要化妝的,都是本色出演呢!」我扒開自己的小穴:「小蘭你看,我小穴的
顏色是不是也一樣很可愛呢?」


  「真的啊!洋子小姐好厲害呢,保養得這麼好。這小豆豆都挺起來了,圓圓的,好漂亮啊!」說著彎下腰去,
在我的小穴上舔動起來。


  「謝謝!小蘭你也不錯啊,皮膚這麼好,還有這麼好的身材,這奶子連我都嫉妒呢!」


  「哪裡有你說的那麼好嘛!」她抬起頭甜甜地笑著,又低下頭專心舔弄我的小穴。


  小蘭的舌技真的很棒,讓我的高潮一波連著一波。還有那個小男孩柯南,他的肉棒插在我體內,感覺似乎還會
變大,一直捅到我的子宮. 在他們兩個的輪番攻擊下,我的意識漸漸模糊,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知道我
們五個不停地擺出各種姿勢,不停地交換身邊的伴侶,不停地做愛。


  當經歷完最後一波高潮,意識漸漸回復過來的時候,小蘭正趴在我臉上,揉捏著毛利先生的卵蛋,用嘴幫他清
理肉棒上的精液。毛利先生一邊享受著女兒的服務,一遍揉搓著我的乳房。山岸一邊捏著小蘭的大奶子,一邊用我
另一邊乳房擦拭他肉棒上的精液,還用我的乳頭反覆擦拭他的龜頭.


  柯南的肉棒還在插我小穴中,雖然已經射過,還是有一點點發硬,微微起伏著,幾根手指在小蘭的小豆豆上捏
弄,時不時在我臉上撫摸。而我呢,一邊被柯南輕輕操幹,一邊舔著小蘭的小穴,品嚐著她香甜的愛液,一隻手還
握著山岸的雞巴套弄。


  很久以來,我在工作中都承受著很大壓力,尤其是這些天家裡發生的變故,很久都沒有這麼舒舒服服地做一次
愛了。我只覺得神清氣爽,有了毛利先生的保證,似乎所有的陰霾都已經散去。我們誰也沒有說話,都在享受著高
潮的餘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