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红杏出墙的护士

红杏出墙的护士

2016-09-22 05:29 PM作者:成人网,成人网站,gav成人网,mm成人网,成人网址

.
  李惠仪是个漂亮的女人,她的鼻梁挺直秀丽,嘴唇唇型很美,属於小巧而非常有性格的那种,薄薄的唇膏涂在
上面,越发显得性感。她的眼楮很明亮,长长的睫毛下,目光敏锐,她的头发上班时总是用发卡高高的起,显得非
常乾净利索。


  笔直纤长的秀腿总是那么富有弹性,每一次摆动,无不显示她的青春活力。她在病房走路很快,每次从背后看
她轻轻摆动挺翘的双臀走路,都让男人心情激动不已。


  这样的一个美人在医院里却很少有男人招惹,因为她是那种冷美人,而且已经结了婚。最近,李惠仪的心情很
糟,因为她的家庭出现了危机。自从丈夫下海经商后,家里经济条件越来越好,而丈夫也越来越开放,经常在床上
做一些让惠仪难以启齿的事情,李惠仪是个常规女性,对床弟之间的事情不是很热衷,她很郑重的向丈夫提出警告,
丈夫嫌她没有风情,从此很少和她做爱了。


  女性的直觉告诉李惠仪,丈夫在外面有了女人。这让她感到很苦恼,自己的爱情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她还能相
信婚姻吗?她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望著墙面发愣,丈夫三天没有回家了,他们已经两个多月没有作爱了,这样发展
下去会有什么结果呢?她烦躁的摇摇头。


  「怎么啦?我的大美人!好象情绪不太好呀!」内科医生张卫华是医院里唯一敢和李惠仪调侃的男性,关于这
个风流男子的绯闻人人皆知,他平时爱和年轻的女护士打情骂俏,还动手工脚,他敢和医院里任何一位女性说些荤
话,奇怪的是他竟很受年轻女护士的欢迎。传闻在他值夜班的时候,经常有年轻漂亮的女护士出没他的房间,后来
他老婆到医院闹过几次,绯闻才少了些。


  「今晚你值班呀!」张卫华看著墙上的值班表,「正好也是我值班,晚上我来陪你聊聊!」


  「谁要你陪?不知羞的家伙!」李惠仪冷冷的说。


  「呵呵!好不容易和你这个大美女一起轮值,我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晚上见!」张卫华嬉皮笑脸的说著走开
了。惠仪舒了一口气,她倒非常希望自己经常值夜班,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呆在家里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晚上,惠仪一个人呆在注射室里无聊的翻著杂志。门一开,张卫华笑呵呵的走进来,「我到处找你,原来你一
个人躲在这。」


  「找我干什么?」


  「闲著没事,聊聊天!」


  惠仪没有言语,张卫华开始海阔天空的聊侃起来。惠仪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著,心理越来越烦躁,眉头渐渐皱
了起来。


  「你和丈夫闹矛盾了?」张卫华笑著问。惠仪吃了一惊。


  「应该是你丈夫有了外遇吧?」


  「你……」惠仪惊讶的看著张卫华。


  「我想这不全怪你丈夫,你也有责

◆◆◆每日更新色情电影www.qwqw11.com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

任。」惠仪默默无语。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一定很苦。」惠仪被触动心事,鼻子发酸,眼楮湿润起来。张卫华继续娓娓的说著,惠
仪第一次发现张卫华是个很细心的男人,他很了解女人的心事,分析的和实际情况一样。她渐渐被张卫华低沉的体
贴话语所感动,对自己如何解决婚姻的现状陷入了沉思。


  张卫华从后面把手按在她的肩头轻抚著,惠仪没有拒绝。他的手又轻轻的抚摩著惠仪的脸颊,「看到你这个样
子,真的让人心疼。」张卫华俯身拥住惠仪,柔声的说。惠仪感到心中一热,她稳定了一下情绪,站起来推开张卫
华,「别胡闹了!我不是那种开玩笑的对象,浪子!」惠仪沉频道,她走出注射室,心里却有一种奇异的感受。


  惠仪走进自己的值班室,坐在椅子上平息一下自己的情绪,张卫华紧跟著走进来。他只在门口适应了一下视线,
就径直走向惠仪,伸手搂住她,压上她的嘴唇,轻柔的亲吻起来。惠仪被他的大胆惊呆了,身子动了动,却没有反
抗。张卫华的吻由轻柔渐渐转为狂热,惠仪被他带动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她闭上眼楮,默默的承受著。


  张卫华伸手解开白制服,将羊毛衫连同衣向上掀起,一片耀眼的白色肌肤露了出,惠仪此也显出一丝羞涩,白
皙的双颊像酒醉般的潮红,鲜红性感的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说。张卫华伸手解开了胸罩,脱离了束缚的胸乳
跳而出,细瓷般细腻的胸乳形状太完美了,淡淡的微微发红的乳晕衬托下,粒豆挺立尖端,惠仪的乳头比较小,娇
媚可爱,张卫华捏弄可爱的乳,惠仪的乳头在他的捏弄下变硬膨胀了,丰满的腰身轻轻扭动,似拒还迎。张卫华的
舌头不失时机的含住了它,舔弄把玩,高耸的胸乳被压扁了。


  在张卫华技巧的爱抚和温柔的挑逗中,惠仪身上的遮挡被一一清除乾净,她放弃了想抵抗的念头,任由张卫华
为所欲为。张卫华的口舌舔遍了惠仪全身的每一个部位,惠仪身体内压抑已久的欲望被撩拨起来。她喘息著,身子
不停的轻轻扭动。张卫华拉起惠仪搂在怀里,双手在她柔滑的肌肤上游动抚摩著。惠仪从身体的接触感受到了他的
兴奋,同时从自己下身的反应也感受到自己的兴奋。


  张卫华深吸了一口气,马上就要占有向往已久的惠仪美丽的肉体,让他兴奋不已。压住心头的激动,他把惠仪
按伏在办公桌上,解开裤链掏出膨胀已久的对像,坚挺的下身紧贴在惠仪美丽的臀部上。惠仪感到火热的阳具在自
己的臀沟摩擦著,心中一阵燥热,虽然她觉得这种姿势让她感到很羞耻,但此时她更希望张卫华快点填补她下身的
空虚。张卫华用手扶著自己的东西,调整了一下,找正目标,挺动腰部,慢慢插了进去。


  全部没进,两人同时舒服得轻「啊」一声。张卫华享受了一会惠仪紧束他的感受,然后得意的开始了有规律的
冲刺。世界如此美好,身下的女人如此完美,他要征服她,她是属於他的,男人的征服欲望支配著张卫华,他狠狠
的、粗野的抽插著。惠仪闭著眼,默默感受著男人快速进出身体带给她的快感,偷情般的感受让她感到格外刺激。


  惠仪以为很快就可以退出,丈夫用这种姿势通常只有三分钟就达到高潮。然而十分钟过去了,张卫华依然勇猛
的冲刺著,惠仪下身的分泌越来越多,联体处发出令人脸红的密集的撞击声,惠仪有些害怕了,这毕竟是在值班室,
如果被人发现可不得了。她悄悄用力收缩自己下体肉壁,希望使张卫华早点射出。果然,一会工夫,张卫华的呼吸
变的急促起来,他放慢了进攻的速度。惠仪不容他喘息的机会,主动向后快速挺动,同时加紧收缩,两人很快都变
的脸色赤红,喘息急促。「哦!」终於,张卫华在一阵急速的颤抖后,在惠仪体内喷发。


  惠仪摆脱张卫华的身体,走到抽屉旁,拿出纸巾抽出两张轻轻擦拭自己的下体,余下的抛给张卫华。


  「你敢使坏!看我休息一会再怎么收拾你。」张卫华亲昵的从后面搂住惠仪。


  惠仪轻轻推开他,坐在椅子上,神情变的很冷漠。


  「你快走吧!我要休息了。」


  「怎么啦?」张卫华有些莫名其妙。


  「这是我们之间唯一的一次,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明白吗?」


  「为什么?」张卫华失落的看著惠仪。惠仪眉头轻皱,咬了咬嘴唇。


  「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你快走吧!不然会被人发现的。」张卫华注视了她很久,终於失望的默默走出值
班室。锁上房门,穿好衣服,惠仪疲倦的倒在床上,脑中一片紊乱,理不出丝毫头绪。下体渐渐有东西流出,是张
卫华留在她体内的。她已懒得刷新,眼楮望著天棚,心中想著︰「我是怎么啦?……」


  * * * * *


  惠仪回到家里,洗完澡后倒在床上,看著装修豪华的家,心里却空落落的。丈夫意外的回来了,惠仪问过知道
他吃过后,倒在床上没有动。丈夫显然喝了酒,换上睡衣后坐在沙发上喝著水。渐渐的,他的视线落在惠仪身上,
眼中开始有火焰在跳动,惠仪发觉了,知道丈夫动了念头,很久没有和丈夫做了,她也感到一阵心动。丈夫走过来,
把手伸进惠仪的睡衣,握住她的乳房使劲揉搓起来。


  惠仪心中感到一种负罪感,她主动解开丈夫的睡衣,伸手抓住丈夫的宝贝把玩著,丈夫揭开她的衣服,吻著她
白嫩的胸部。丈夫终於压上惠仪的身体,惠仪忽然从丈夫的身上闻到了别的女人的气味,她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下来,
用力推开丈夫,把头扭到一旁。


  丈夫被激怒了,拉过惠仪的身子,用力分开她的双腿,把自己的勃起之物猛的插进惠仪的身体,开始猛烈的挺
动。


  「你是我老婆,我想乾就乾!装什么?」


  「在外面上完别的女人,回来还能上我,你好厉害呀!!」惠仪冷冷的看著丈夫。


  受到惠仪眼神的刺激,丈夫拼命的大力抽插,仿佛要把惠仪刺死在身下方能甘心。两分钟后,他颓然的倒在惠
仪身上,不一会传来了打呼声。惠仪静静的躺在那里,忽然心中升起一种被强奸的耻辱感,她厌恶的推开身上的丈
夫,眼泪止不住的从眼中流淌出来……


  * * * *


  惠仪在心情郁闷的情况下,终於禁受不住张卫华的再三邀请,在休息日和他来到乡间的绿湖游玩。青山绿水,
景色怡人,呼吸著大自然的清新空气,惠仪心绪感受舒服了好多。张卫华建议下湖去游泳,惠仪摇头拒绝,「我没
有带泳衣。」「我给你准备好了!去换上吧。」张卫华笑著说,然后迅速脱去衣裤,原来他早换好了泳裤。张卫华
欢呼著,冲进了绿波荡漾的湖水中。


  惠仪看著湖中劈波斩浪的张卫华,心中忽然对这个男人生成了好感。看著他在水中怡然自得的神情,忍不住诱
惑,在僻静处换了泳衣,慢慢的下到湖中。看著张卫华盯著她发亮的眼楮,惠仪心中暗笑,这就是男人,一看到女
人的身体就要流鼻血了。很快,她就如鱼得水,兴致昂昂的游了起来。他们在水中嬉戏著,欢乐占居了惠仪的内心,
让她暂时忘去了所有烦恼。


  惠仪闭上眼楮,静静的享受大自然的万物生息,心境渐渐平静下来,她感受自己的心一下开阔起来,身心脱离
了红尘的喧嚣,感受真的好美……


  张卫华悄悄游到惠仪的身后,突然紧紧的把她抱住。惠仪一下清醒过来,感受张卫华的大手握住自己丰满的胸
部,使劲揉捏著。「别胡闹!你要干什么?」


  惠仪吃惊道,「和我作爱!!」张卫华在惠仪耳根不断吹著热气,手上继续操作著。「放手!这里很危险的!」
惠仪满面通红,用力挣扎著。「你答应我!


  我就放手!「」不行!「惠仪语气坚定的说。


  「那好吧!我们就在这里做!」张卫华的右手抚摩著惠仪圆润的屁股,渐渐迁移,从泳衣的边隙探入,在穴口
轻柔细捏,一根手指探入穴内不住搅动。「不要!……住手!会出危险的!」惠仪颤声说。她已经感到张卫华的亢
奋紧紧顶在自己的臀沟上,这里是深水区,如果这家伙真的胡来的话,很容易溺水的,惠仪真的感到很恐惧。「好
吧!……我答应你,快放手!」无奈之下,惠仪只好屈服……


  惠仪坐在张卫华的怀里上下耸动著,看著他得意舒服的表情,心中不由得好笑,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细看
男人作爱的表情,「男人真是天生的性机器,天天想的就是占据女人的洞穴,永不满足!不可思议!」「趴下!让
我来!」张卫华要求道,惠仪顺服的趴下,抬高臀部。张卫华端著自己的武器,寻到目标猛的刺了进去,然后闭目
享受了一会,开始了勇猛的冲锋。


  「真想不到我会象荡妇一样在乡间野地和别的男人媾和!我真的堕落了吗?


  我怎么会……「惠仪的身体被顶的一耸一耸的,双乳荡来荡去,但她的思绪并未放在作爱上,只是应付性的间
歇发出一两声呻吟。张卫华伸手握住一只晃动的乳房,另一只手在惠仪的外阴揉搓著。」恩……啊……「惠仪发出
呻吟,」这样让一个男人玩弄,我是不是很贱?算了!到这种地步,由他作践吧……呜……「


  惠仪望著身上大汗淋漓,却依然勇猛驰骋的男人心中暗叹,「这么辛苦,何必呢?」张卫华的汗水象下雨一样
滴在惠仪的身上,惠仪的身子早被汗水湿透,浑身亮晶晶的。已经是第六个姿势了,恢复了正常体位已经乾了很久
了。惠仪的下身感受几乎麻木,估计差不多已经做了一个小时左右,惠仪渐渐感到不耐烦了,张开的双腿感受好酸
好酸,快受不了了。


  她忍不住要把身上的男人推下去,突然,下身传来一阵阵尿意,一种奇怪的感受越来越强烈。惠仪的身体不由
得颤抖起来,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高亢,猛然间,那种快意达到顶峰,惠仪忍不住紧紧抱住张卫华,双腿夹紧他的
腰部,浑身生成一阵阵的痉挛。张卫华拼命用手捂住惠仪的小口,压抑她高潮时发出的尖叫,如果被人发现了,准
会以为是强奸呢!同时屁股用力冲刺,插送惠仪到欢乐的顶峰……


  「呼!你刚才的样子好吓人!你从来没有高潮过?」一切退出后,张卫华搂著惠仪喘息著。惠仪温顺的把头贴
在他的胸膛,手轻柔的抚著张卫华的脸。这个给她带来高潮的男人从此在她心中已经有了不可替代的位置…………


  * * * * 在惠仪的办公间里,惠仪呆呆的望著时钟出神。绿湖之行回来后,她和张卫华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她
感受自己好象已经爱上他了,越来越离不开他,有时心中涌出永远和他在一起的念头。这样下去婚姻会破裂的,惠
仪为自己的前景担忧。


  门被推开,张卫华悄悄的溜了进来,回手把门锁好。惠仪微微一笑,走到柜子前,拿出包裹好的饭盒。「中午
看你忙的很,没时间吃饭,我替你买的,趁热吃吧!!」张卫华走到惠仪身前抱住她,「你好体贴!」


  说完就吻上了惠仪的小口。他们亲密的吻著,两条舌头互相逗弄,交缠在一起。张卫华的手隔著白制服玩弄著
惠仪的乳房,渐渐的手向下滑去……


  「不!」惠仪脸色红润,喘息著按住张卫华不安分的手,「大白天的!别胡闹!」「可是我想乾你!现在就想!
不信你摸!」张卫华喘著粗气,抓住惠仪的手按在自己的下身。惠仪感到硬的厉害,还很烫人,心里开始发慌。「
不行!这里是医院!绝对不可以!」惠仪急切的摆脱著。「那它怎么办?」张卫华拉开裤链,丑陋的家伙一跃而出,
红头涨脸,青筋暴露。


  惠仪盯著男人的对像,感受自己浑身热了起来。张卫华按住她的双肩,用力下按,惠仪被迫蹲下身子,如此近
视男人的生殖器还是头一次,不禁满面羞红,痴迷的说︰「好大……」张卫华把住惠仪的头按向挺起的家伙,惠仪
犹豫了一下,终於张开红唇,把它慢慢含了进去……


  「呜……」张卫华舒服的哼了一声,惠仪前后摆动著头部,用嘴套弄著棒身。


  张卫华忍不住挺动臀部,让坚挺插的更深,惠仪感到接近喉部有呕吐的感受,很恶心,就吐出肉棒,抬眼看了
张卫华一下,又重新审视眼前的大家伙。隔了一会,双手握住棒身,用舌尖舔弄尖端处,尤其是细眼之处格外关照。


  「啊……」很快,张卫华就坚持不住了,他的身体不住轻颤,头向后仰,不断发出愉悦的声音。惠仪知道命中
要害,舌尖更加卖力。张卫华突然用手将惠仪的头部把住,用力将下身全部插入,然后疯狂的抽插起来。惠仪感受
每一下都深入喉部,难受的要命,可是头却被牢牢的控制住,丝毫无法抵抗,只能任其发泄。


  几分钟后,张卫华终於用力一挺,在惠仪口中发泄出来,大量的精液呛的惠仪剧烈的咳嗽。正在这时,有人用
力的砸房门,「张卫华!开门!!」一个女人的声音。「啊!是我老婆!」张卫华的脸色一下变的苍白起来,急忙
抽出自己的东西放回原处,拉好裤链,整理著衣服。惠仪心中一惊,忙将口中的东西全部咽下,站起身来整理了一
下。


  张卫华使了个眼色,然后打开房门。一个横眉立目标女人冲了进来,「大白天的锁门,你们干什么好事?」「
没什么!我们在研究一个病历。你……你怎么来了?」张卫华紧张的说。惠仪冷冷的看著眼前的女人没有说话。那
女人上下打量著惠仪,突然看到惠仪口边残留的精液痕迹,激怒的冲上去就是一记耳光,「不要脸的婊子!大白天
就勾引别人的老公。那么喜欢被男人乾,让全院的男人都来乾你好了!」


  惠仪用力推开女人,大声说︰「先管好你的老公吧!如果你是个好妻子,他才不会去找别的女人呢!」「李大
夫,不要乱说话呀!」张卫华一脸急相。「张卫华!告诉你老婆我们是什么关系!」惠仪冷静的对张卫华说,「我
们……我们没什么关系呀!是你勾引我……」张卫华满脸乞求的望著惠仪,惠仪楞楞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好久……
然后她笑了,声音越来越大。惠仪快步走出房间,身后传来女人的声音︰「没见过这么贱的女人!简直是花痴!短
操的货!」


  惠仪步伐坚定的走著,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但是更深的伤痛已经烙在她的内心深处去了。看著街上形形色色的
人流,惠仪的心中狂笑︰「男人!让男人全都见鬼去吧……」